转 民间故事:男子夜归,见妻子在缸里洗澡,他偷偷在水里放了把盐

逆流成河 阅读:105 2023-02-14 20:19:43 评论:0

陈传良是一个穷小伙,自从三岁那年父亲死后,他便和母亲王氏相依为命。他虽说没日没夜地干活,但一年下来也赚不到几个钱,母子俩的日子过得异常艰苦,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陈传良是个老生子,生他那年父母都已经快四十岁了。父亲死后,母亲王氏一个人含辛茹苦将他养大成人,付出的艰辛常人是难以想象的。

如今,陈传良已经二十岁了,母亲也快六十了,因为年轻时吃了不少苦,王氏身上落下了不少毛病,年轻时还不要紧,等到一上岁数,许多毛病也跟了上来。

王氏常年卧病在床,身边离不开人。因为无法外出做工,陈传良便只好在附近山上打些柴火再拿到镇子上去卖换几个钱来艰难度日。

因为家贫,家里又有一个累赘,别人家自然是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以至于他已经二十出头了还是孤身一人。

每每说到此事,王氏的心中便深觉愧疚,总是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儿子,好几次都趁着陈传良不在跟前的时候想偷偷自尽,但都未能成功。

这一日,王氏又不吃饭了。跪在床前,陈传良哭着说道:“娘,你好歹吃一口吧。”

王氏哭着说道:“儿啊!你就让娘先走吧。我一走,你也就没了拖累,找个合适的媳妇赶紧成亲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呀?”

陈传良哽咽道:“娘,我爹死的那年你正是年轻的时候,我听别人说,当时候有人曾经给你说过不少媒,但你没有答应。你当年没有把我当成拖累,我现在能抛弃你吗?”

看着儿子,王氏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啊,眼看你也二十三了还是个光棍汉,要是没有我的话,至少你还能出去挣点钱。没人能看得上你,还不是因为咱们家穷吗?听娘的话,你就让娘走吧,没了拖累,你也就能安心赚钱娶媳妇了……”

“娘,娶媳妇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缘分到了媳妇自然就会来了,再说了,实在娶不到媳妇我就陪着你过一辈子!”

看着如此孝顺的儿子,王氏长长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又苦口婆心地劝了一番母亲之后,王氏这才喝了两口稀粥,见母亲的情绪渐渐平复了,陈传良这才进山打柴去了。

卖完柴火之后已近黄昏,陈传良便急匆匆地回家去了。

就在他匆忙赶路的时候,一阵轻微的对话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二哥,你看见了吗?”

“在哪里?”

“就在那块石头旁边,快看,她脱开衣服了!”

听到这话,陈传良不由得停下脚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不远处的草丛里,两个男子正在那里悄声低语。

再往路旁的一个池塘看去,尽管看得不是太明显,但隐约间能听到水中传来了哗哗的声音,依稀能看到池塘中有一个女子正在洗澡。

看到这,陈传良猛地掉转脑袋不敢再看,就在这时,那两个男子却鬼鬼祟祟地站起身来,绕着池塘边悄悄地朝着女子洗澡的地方走了过去。

从这两个男子的背影,陈传良能够认出来,这两人正是这一带有名的无赖兄弟王大王二!

陈传良心中暗叫一声不妙,于是便将扁担拿在手中悄悄地跟在了王大王二两兄弟的身后。

尽管王氏兄弟的动作很轻,但还是被女子发现了,只见那女子往一块石头后面一躲,嘴里高声说道:“你们干什么?”

王氏兄弟停下脚步朝着女子淫笑着说道:“小娘子,你不害怕吗?不如让我兄弟俩给你壮壮胆吧?”说完,这两人衣服也不脱就要往水中跳去。

陈传良一看不妙,连忙大叫一声:“站住!你们干什么?”

王氏兄弟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洗澡的女子身上,完全没有料到陈传良的意外出现,听到这一声猛喝,两人都吓了一跳。

等看清楚来人时,王大冷笑一声说道:“穷小子,你要干什么?敢坏你爷爷的好事,看我俩今天不把你打死。”话音未落,王氏兄弟便冲着陈传良扑了过来。

陈传良连忙抡起扁担就朝着两人打了过去,王氏兄弟一看陈传良像是要和他们拼命,两人便四散逃走了。

见两人没了踪影,陈传良才背对着那女子说道:“姑娘,那两人已经走了,你赶紧穿好衣服上来吧。”

不久之后,女子穿好衣服朝着他走了过来:“大哥,刚才真是多谢你了。”

陈传良缓缓地掉转身子说道:“姑娘,你深更半夜的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那两人是这附近出了名的无赖,我怕他们还不死心,这样吧,你家在哪里?我把你送回家去吧。”

女子低着头说道:“大哥,不瞒你说,我是从外地来投亲的,来到这里才发现亲戚家早就没人了。多日赶路,身上脏兮兮的,我见这里有个池塘便想下去洗漱一番,不承想被那两个歹人盯上了。”

听了女子的话,陈传良不由得愣住了,过了一会他才说道:“这样说来,你现在是无处可去了?”

女子点了点头,陈传良叹了口气说道:“那该怎么办?”

女子哀求着说道:“大哥,你救人救到底,能不能让我在你家借宿一晚?”

听女子这样说,陈传良不由得犹豫了起来,思索了片刻之后,他便把那女子带回了家。

回到家后,王氏见陈传良带着一个陌生女子回来了,很是奇怪,陈传良便把刚才的事情和母亲说了一遍,王氏也是个善良之人,见女子无家可归,便让陈传良将西屋收拾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等陈传良醒来时,那女子早已经将早饭做好了,并且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在他心生疑惑的时候,母亲却将他叫了过去:“良儿,娘和说件事情。”

“娘,你说吧。”

“你看这女子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这个傻小子,娘想把她留下来给你做媳妇,你看怎么样?”

一听是这,陈传良顿时愣住了:“娘,这怎么能行?”

王氏笑着说道:“傻孩子,趁你还睡觉的时候,娘已经和她说了,她孤身一人没有去的地方,在外流浪说不定哪天就会遇到坏人。昨天夜里多亏是遇到你了,要是你不出现,你想想她还有命吗?如此这般让她出去冒险,还不如留在咱家呢?她长得虽说不是如花似玉,可人勤快,有她留在家里,你不也省心吗?”

陈传良说道:“娘,你说的倒也有点道理,可她的情况咱们一无所知,谁知道她是什么人呀?”王氏笑着说道:“看你这话说的,难不成她还能成了土匪山贼不成?再说了,咱们家最值钱的东西也就是你了,她能把你怎样?”

思量了一会之后,陈传良说道:“娘,这样吧,就先让她暂时住在咱家,至于成亲的事情吗,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说完,陈传良便进山打柴去了。

转眼间,女子已经在陈传良家住了三个月了。经过三个月的相处,陈传良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女子,在母亲的催促下,两人便成婚了。

新婚之后,陈传良浑身就好似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一般,做起工来也是更加的积极,既然现在有了媳妇,他就要多努力些,不能让妻子跟着自己吃苦受累。

为了补贴家用,女子也跟着村子里的妇人学做女工,虽然挣得不多,但也给陈传良减轻了不少的压力,乡亲们都说他走了大运才娶到了这样一个贤惠的妻子。

转眼间,半个月时间过去了。女子一切都好,但令陈传良意外的是,每天清晨妻子起床后,陈传良都会在她睡觉的地方发现一团水渍,起初,陈传良并没有觉得意外,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他才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妻子起了疑心。

这天夜里,夫妻俩早早地就休息了。夜半时分,陈传良被一阵响动吵醒了,他悄悄睁开眼睛看去,只见妻子已经穿好了衣服,正摸黑朝门外走去。

深更半夜,她要去哪里?因为心中已经有了怀疑,陈传良并没有开口发问,而是悄悄地跟在了妻子身后。

不久之后,妻子在一个离家不远的池塘边停了下来,陈传良心中很是疑惑:她来这里干什么?

就在他疑惑之际,妻子却已经走下了岸边,奇怪的是,眼看就要进到水里了,妻子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依旧朝着池塘中走了下去。

陈传良一看不妙,连忙冲出来高声叫道:“娘子,你干什么?”一边叫一边快步跑到妻子跟前将她拉了上来。

见到陈传良,妻子看上去并没有显得特别慌张,而是平静地说道:“相公,我本来是想迟点告诉你的,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既然这样,那我索性就告诉你吧。每年到了这个季节,我浑身就燥热难耐,只有进河水里泡上一会,病痛才会缓解。我怕你担心就没敢告诉你。”

听妻子说完,陈传良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你快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想不开呢?”

妻子笑着说道:“看你说的,你救了我一命不说,娘和你待我都很好,我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听妻子这样说,陈传良这才松了一口气。陪着妻子在池塘里泡了一会之后,两口子这才回到了家里。

解开了心中的疑团,陈传良不觉间放松了不少。

这天清晨,陈传良又早早地进山去了,刚出村,陈传良就看到村口围着一群人,他连忙走了过去。

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有人死了,死的人正是王大王二兄弟俩。

陈传良凑上前去一看,王氏兄弟早已气绝多时,两人脸色苍白,眼角塌陷,浑身干瘪,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了血似的,看到这,陈传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尽管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但陈传良还是被他们的死状吓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不明死因,有人便报了官,官府来人之后查看了一番,但却毫无头绪,事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此后的一段时间,村子里接连发生了好几次这样的事件,死的都是壮年男子,而这些人也都是些好吃懒做的无赖,尽管人们恨不得这样的人早点死去,但事情的发生还是闹得人心惶惶,家家户户都是大门紧闭,生怕这怪事落到自己头上。

这天,陈传良又进山砍柴去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陈传良的运气格外的好,早早地就打好了一捆柴,而且他还捡到了一株非常难得的灵芝。

看着灵芝,陈传良喜出望外,有了灵芝,娘的病不就有救了吗?怀着激动的心情,陈传良便下山去了。

就在他兴冲冲赶路的时候,路旁的山沟里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呻吟声,陈传良连忙停下脚步朝着沟底看去。

沟底,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头正躺在那里哼哼唧唧地叫唤着。

陈传良连忙将担子往旁边一扔,随即顺着一根树藤下到了沟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陈传良才将那受伤的老头救了上来。

虽然被救了,但老头脸色苍白,浑身软绵绵的。看到这,陈传良不由得犯起难来:这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陈传良的手无意中碰到了怀中的灵芝,都说灵芝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要是把灵芝给他吃了说不定能把他救过来呢?可灵芝只有一颗,让他吃了娘怎么办?

思索了一番之后,陈传良做出了决定,随即他将灵芝拿了出来,掰成了小块之后喂进了老头的口中。

转瞬间,奇迹出现了,就在老头吃下灵芝不久,他就醒了过来,等将灵芝吃完后,老头已经和常人无异了。

奇怪的是,老头醒来后并没有对陈传良答谢,而是一直盯着陈传良看个不停。

见老头举止怪异,陈传良连忙问道:“老伯,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老头疑惑地问道:“小伙子,你在山里是不是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不干净的东西?老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传良疑惑地问道。

老头捋了捋胡子说道:“小伙子,我见你身上有股妖气,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妖气?老伯,你可别吓唬我,我天天进山砍柴,每天和柴火打交道,碰到最多的东西就是柴火了,难道这柴火也是妖怪所变的吗?”陈传良说道。

老头说道:“小伙子,老头我是一个云游四方的道士,倒也懂得一些法术,你救了我一命,我不可能信口开河。你身上确实有一股妖气,长此以往下去,你可就活不过三个月了。”

见老头不像是开玩笑,陈传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老伯,那你倒是告诉我呀,这妖气从何而来?”

老头问道:“小伙子,你家里有什么人?”

“我娘、妻子和我总共就三个人。”

“不对呀,按理说这天天和你在一起的人不应该害你呀,可为什么会这样呢?小伙子,你成婚多长时间见了?”

“我那妻子是我两个月前救下来的,我们住到一起还不到半个月!”

“你那妻子有什么蹊跷的地方吗?”

“什么?你怀疑我的妻子?”

老头郑重其事地说道:“小伙子,你我无冤无仇,况且你还救了我一命,你觉得我像是和你在开玩笑吗?”

思索了一番之后,陈传良说道:“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那妻子还真的有些蹊跷呢?自从她来了之后,我们家的饭里就不再放盐了,她说她不能吃盐,我和娘也就将就着随她去了;再一个,她从不用热水洗澡,不管天气再冷都是用冷水;还有一个,每天夜里她都到池塘里泡一会水。”

听了陈传良的话,老头低头思索了起来,片刻之后,老头说道:“小伙子,你不用害怕,我觉得你的老婆可能不是人。”

听了这话,陈传良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他才战战兢兢地问道:“老伯,这该怎么办?”

老头说道:“这样吧,今天夜里,等你老婆洗澡的时候你在洗澡水里悄悄地放上一把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陈传良又问:“那万一她真的是妖怪怎么办?”

老头笑着说道:“放心吧,如果她真的是妖,老夫只有对付他的办法。”

又嘱咐了陈传良几句,老头便让他先回家去了。

陈传良这一路上是紧张不已,毕竟他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妖怪,想着想着脚下的步子不禁加快了几分,很快就来到了家门外。

因为路上遇到了老头但隔了一段时间,等他回到家时天色已晚,就在他走进家门的那一刻,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哗哗的水声。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陈传良悄悄地装了一半盐,走到窗户跟前后,将盐悄悄地洒进了水中。

没过多久,屋子里便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陈传良连忙从窗户上往屋子里看去。屋中,妻子早已经从澡盆里跳了出来,此刻,她正躺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身子。

转瞬间,妻子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形,出现在陈传良眼前的竟然是一只巨大无比的水蛭!

就在陈传良不知所措的时候,老头来了。

只见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用袋口对着水蛭说道:“你这个妖孽,为何要加害自己的救命恩人?快快从实招来,不然的话,我就将你收进袋中让你变成一团粉末!”

水蛭在地上蠕动着,那样子说不上来的阴森恐怖,就在这时,一个女子的说话声传了出来:“道爷,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也是被逼无奈呀!”

从女子断断续续的讲述中,陈传良这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水蛭是一个女子所变,女子名叫刘翠姑,她自幼便父母双亡,一个善良的老婆婆把她抚养成人。

在翠姑十八岁那年,老婆婆不幸染病身亡。因为没钱安葬老婆婆,翠姑便卖身葬母。

嫁到那家之后,翠姑才发现,她嫁给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每天对她非打即骂。起初,翠姑忍了下来,可到后来,丈夫变本加厉起来。

一次,翠姑实在忍受不了了,便趁着丈夫醉酒的机会将他打死了,打死丈夫之后,翠姑也跳进了池塘之中。

等到人们将他打捞上来之时,翠姑的身上布满了水蛭。

就这样,她的冤魂附在了一只水蛭身上。隔上一段时间,翠姑便会从水里出来吸食人血,不过她下嘴的对象几乎全部是该死之人。

既然是这样,那她为什么又会选中陈传良这个善良之人呢?

经过二十多年的修炼,翠姑已经逐渐变幻成了人形,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打探来的消息,说是只要吸了一个至善之人的鲜血后她就会真正地变幻为人,于是她便找到了陈传良。

从翠姑的哭诉中,陈传良感受到了他的无奈,听翠姑哭诉完后,陈传良朝着老头跪了下来:“老伯,你法力高强,能不能救她一命让她转世为人?”

老头挠了挠头说道:“翠姑这女子也是个苦命人,既然你诚心救他,那我也就勉为其难吧。”话音未落,陈传良只觉眼前金光一闪,那老头早已消失不见,地上却多了一株灵芝。细细看去,那株灵芝正是他给老头吃下去的那一棵。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阵说话声:“傻孩子,还等什么?赶紧把灵芝喂你妻子吃下去。”

听了这话,陈传良顿时大喜过望,随即蒋灵芝围进了水蛭的口中。

片刻过后,水蛭不见了,陈传良的妻子又回来了。

此后,两口子恩恩爱爱孝敬老人,一家子和和美美地生活了下来。

(故事完)

原文地址:

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91762765143392829/
声明

本站网络名称: 配主机

本站永久网址: www.peizhuji.com

网站侵权说明: 本站采用 CC BY-NC-SA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应遵循相同协议。

1. 本站为转载分享站点,不提供任何上传下载服务。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第三方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内容。

不需要任何付费即可公开阅读,部分GG仅为作为服务器维护费用。

2.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

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

3. 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

4. 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

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

敬请谅解!我们会在24h内删除有争议的资源。唯一站长邮箱:1103606138@qq.com

发表评论
搜索

            小站宗旨:

不沾诡计,不为利欲熏心。

千种思量,具在体验。

万般思虑,皆为用户。

有所为有所不为,终能拨云见日。

所有资源Win10亲测运行后发布!


资源列表2.jpg

电脑DIY装机大师在线指导

2024年主流游戏设计笔记本型号

站内导航

188元开通百度网盘SVIP年度超级会员

淘宝天猫拼多多优惠券

京东商城优惠券限时领取


排行榜

今日大家都在搜的词: